新闻事件

近段时间,小编接到贵港市港北区梁先生的爆料:他去当地派出所给电动车上牌,一名负责发放排队号码的某通讯运营商业务人员告诉他说,根据公安部门的规定,现在办理上牌业务需同意安装“车安网”,否则不给办理相关业务。
梁先生认为此举属于捆绑搭售。
微信图片_20181107094214
据南国早报报道,10月26日、27日,该报记者对贵港多个派出所进行随机走访调查。在城北派出所,记者向发放号牌的工作人员询问登记上牌能否不安装“车安网”时,对方表示“不能,这是公安局规定的”;
在石羊塘派出所,记者在现场观察发现,部分市民对上牌需安装“车安网”表示不满,其中一名年轻女子对工作人员说,她的电动车较为老旧,“被偷了也无所谓”,能否只办理上牌业务,对方还是表示“不能”;
11
在城西派出所记者看到,一名前来办理业务的市民现场提出疑问,上牌必须安装“车安网”是哪里的规定?一名穿着民警制服的女性工作人员表示,“是公安局规定的”。
随后该男子继续追问,能否出示公安局或者上级公安部门的正式文件?该工作人员表示,并非不给不安装“车安网”的市民办理上牌业务,现在只是给安装该系统的人优先办理。
市民问何时能为不安装“车安网”办理上牌业务,该工作人员表示需等上级部门通知。
小编检索发现,近期,各地对电动车进行“防盗登记备案”、“安装防盗系统”的新闻呈“井喷”之势。
4月开始,廊坊在市区范围内对居民电动车防盗集中登记备案,并联合廊坊博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共同组成“电动车智能防盗系统安装小组”为车主安装电子防盗装置。截至目前,廊坊市区共安装电动自行车智能防盗装置2.2万辆。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民警许占林介绍,一期工程将完成市区6万辆电动车的安装。

8月,湖南省常德市澧县公安局引进物联网技术,对县内二轮电动车进行备案登记后安装防盗系统。县公安局经与相关公司多次谈判,确定了每台备案登记并安装防盗系统的电动车收取110元费用,既有技术服务提供商的成本安装费,还包含有3年的防盗保障,如果车辆被盗无法追回,保险公司对1年内的新电动车赔偿1200元,其他的赔偿600元,可以让车主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
前期,县公安局通过印制张贴通告、举办启动仪式等方式进行了广泛宣传动员,备案登记过程中,没有采取强制措施。两个月时间,已有近3000辆车备案登记并安装物联网防盗设备。
9月11日,安徽省蚌埠市启动了电动车防盗登记备案工作,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全市有2300多辆电动车进行了防盗登记备案。
9月份起,江西九江武宁县公安局为全县自愿安装防盗器的电动车用户统一安装电动车防盗智能标签和公安专用备案车牌。
安装了电动车防盗智能标签和公安专用备案车牌的电动车纳入武宁县电动车防盗智能监控系统进行有效管理。公安部门结合公安天网平台实现对电动车运行轨迹和骑行人员的实时管控,实现“互联网+人工智能”管理模式。预计2017年年底全县电动车一车一人、一车一签公安专用备案车牌登记备案率达到100%。

此外,还有湖北武汉、恩施、河南鲁山县、温县、西华县、商水县、浙江杭州、嘉兴、宁波、温州、四川绵阳、山西临汾、福建泉州、山东烟台、安徽芜湖……电动车出行方便快捷,已成为市民代步的重要交通工具。
目前电动车在不少城市保有量达数十万辆之多,随之也带来了一些管理上的难题。比如电动车被盗现象频现,追回难,获得赔偿更难。久而久之,有的市民一旦车辆被盗,干脆自认倒霉了事,助长了不法之徒嚣张气焰,成为突出的社会治安问题。
因此如何找准药方对症下药,考验相关方的治理智慧。而通过对电动车信息、车主信息等进行电子防盗登记,最大程度地解决电动车身份管理、失窃车辆查找难等问题,这本是好事一件,为何在一些成为“坏事”一桩?
贵港、澧县等地公安部门在开展办理电动车上牌业务过程中,通过与第三方公司合作的形式,推出防盗服务平台,不失为遏制电动车偷盗不法行为的好办法。按照广西贵港、湖南常德等地公安局的说法,不存在强制安装“车安网”才能上牌的情况。
或许,这是相关部门在制定办理电动车入户业务之初的本意。但是,现实情况是由不得市民愿意还是不愿意。
小编认为,对这样一项冠以警务惠民行动的工作措施,要得到市民的支持和理解,仅有主管部门的一厢情愿还不够,要注意推广的方式方法,更不能滥用行政权力来实施。
总而言之,在事关民众利益的问题上,作为主管部门有权也不能滥用。否则,好心办不成好事是一方面,还会引起群众的不满,甚至让人有是否存在利益上关联的猜测,会得不偿失。

发表评论